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西方文学 > 正文

莫恋,莫念,永不再见

莫恋,莫念,永不再见

  应离又走了。

  和以往一样,未亲自和我道别,已然离开。

我听说他回国的事,严格讲起来,是从一个网友那听说的,她告诉我:雨(我的网名),他去了国外,你知道么?知道知道,我当然知道。 在应离给我打了九十九个电话之后的那一刻,我就清楚,他该踏上归途了,新加坡,才是他的安身之所。   应离在端午前夕回的国,听说是一个人回来的,没带太太。 还听说他这次回来,抛下事业和家庭,只是想见我,单纯的想见我一面,没别的。 有点可笑,曾经那么熟悉的两个人,现在,却得从其他人口中知晓对方的消息。   接到应离给我打的第一个电话,看到他国内用的手机号,我毫不犹豫地挂掉了。 那串十一位阿拉伯数字,不用记我都背得。

他一向如此,做任何事情都只按自己的意愿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比如这次他突然回国,没有事先和我打招呼,若不是我们共同的网友无意提起,我还蒙在鼓里。 因此,手机屏幕上出现他的东莞号时,我直接摁了结束键。

  然后,应离接二连三地打我手机,见我没反应,就给我不停地发信息,意思就是要见我,希望我同意。

我从没想过,还要和他有什么牵扯,更没想过,今生还要和他相见。 自他在我生日那天结婚后,我的心就彻彻底底地死了,我告诉自己,这个人,从此和我无半点干系。   应离说他回国只想看看我,可我这个当事人,最后才知道,我有些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如果他确确实实是因为挂念才打算见我一面,为什么不同我讲明白,而是借他人之口?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难道是为了证明他对我有多痴情么?  时间的脚步太匆匆,一晃,应离都结婚半年了。

这半年来,他从没给我一个电话,或是一条短信,似乎凭空消失了一般。

他说他爱我,一直爱。

我曾经问他有多爱,他回答我说:很爱很爱。

我又问他很爱很爱是多爱,他说不晓得,他只晓得他愿意为我独身一辈子。

然而,他终究还是娶了漂亮温柔的女人为妻,几乎把我完全忘记。

原来,男人的誓言和光阴一样无情,离去的速度快得像不曾存在过。

选择了婚姻,就可以把曾口口声声挂在嘴边的人撇得一干二净,这就是他所谓的爱我?如今,又莫名其妙地出现,算什么,余情未了?  我不是物品,任由人摆布,高兴时拿出来玩玩,不高兴时丢到一旁。 好不容易,我才让自己平静,过回从前的生活。 和应离失去联系的这十年,我不是好好的么?离开他,我依旧该哭就哭,该笑就笑,依旧死不了。   特别讨厌应离的自以为是和一厢情愿,他并不了解我。 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有过相交,但注定要转身,渐行渐远。 一如分开的这些年的空白,无论如何也填补不了。

他总是给予我许多我不需要的东西,有点强迫的味道。 就算他是好心,可结果往往事与愿违,我反而不痛快。

  曾相信,应离真心对过我。

但那些,都随着光阴的流转慢慢逝去了,从前炙热的情怀,已渐渐淡漠,过去纯真的信仰,已不再坚定。   每个人都觉得我无情,说既然已放下,见见又何妨?算了,怪我无情就无情吧,性格乃天生。

再说,我实在找不到重聚的理由。

我现在的世界很简单,我不希望因为谁而有所改变。

陌路,见与不见,其实无太多分别。   不肯再见应离,因为没有必要。 都各自有了家庭,有了各自己的生活,相见有何意义?徒增烦恼和叹息而已。 何况,我不愿无形中伤害另一个无辜的女人,那个一直深爱着他的女人。 不想再去探究他们拿我的生日作为结婚纪念日的原因,已经不重要了。

反正,一切成定局,不是么?也不想再追问应离是否还爱我,爱与不爱,都似浮云,早飘过。

  应离打到第九十九个电话的时候,老实说我有些动摇了。

我心想:如果他再打一个,我一定接,甚至会考虑见他,就当是老朋友的重逢吧。

可惜,他没有打,而且和我预料的相同,再次到了国外。

来也似风,去也似风。 看来我们的确无缘,不过是擦肩的路人。

  没等来应离的第一百个电话,我自嘲地笑笑。

就算他打了,我确定自己就会答应他的要求么?想必,仅仅是一种假设性的如果吧,不可能变成事实的。

相识多年,仿佛依然很陌生。 痴缠多年,仍免不了分道扬镳。   也罢,这是我们选择的路,那就默默互道珍重。 有的人,本来只适合放在心里的某个角落,有的故事,只适合偶尔怀想。 风雨人生,漫漫红尘,莫恋,莫念,莫伤,莫言,永不再见……。

上一篇:两性健康之揭秘古代女人的私房缩阴秘方
下一篇:幽默笑话:老婆说道:这里面藏的钱是怎么回事?今天必须给我交代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