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西方文学 > 正文

第1376章 陷入包围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第1376章 陷入包围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人民群众所带来的压力永远是不可小觑的,在孙老师发动群众的帮助之下,犇羴鱻所面临的压力很快就瓦解了。

王勇原本还想着要多休息两天才能开工呢,结果大晚上接到了一个电话通知,说火锅店明天就可以正常营业了,而负责查封调查火锅店的工作人员也已经撤离了。

因为这消息来的太突然了,王勇也没听陈鱼跃他们谁说过要去打点和解决这件事情,所以格外的意外。

他并没有马上相信这个消息是否可靠,现在套路那么多,万一他相信了说已经解除了危机,然后去店里又遭遇什么设计陷害也不一定呢。 所以王勇第一时间就和陈鱼跃取得了联系。 对此陈鱼跃的态度还是挺乐观的,虽然他也没在这个节骨眼上为犇羴鱻被查封的事情跑动,但是现在周呈宣头上的压力没那么大了,犇羴鱻洗脱清白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没什么好担心的。

有了陈鱼跃的态度,王勇才放心下来,马上就带着陈冬前往店里去,如果明天就要正常营业的话,他今天晚上必须要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损坏的东西,还要把不新鲜的食材都处理掉,饭店的口碑永远都不是凑合出来的,永远都是一点一点积累出来的。 他们前来的路上还是有一定顾虑的,王勇还提醒陈冬,如果一会儿碰到什么不对劲的事情千万不能冲动,冲动就可能会中计。

对此陈冬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他保证自己绝对不会自作主张,一切都听王勇的话。 当他们来到火锅店前面的那条路之后,远远的就看到了二十多辆汽车和一堆人都聚集在犇羴鱻的门口。

王勇缓缓的将面包车放慢速度,他不得不紧张起来,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陈冬也有点紧张了起来。 “怎……怎么那么多人?”陈冬倒抽一口寒气,难道说这真的是一个圈套吗?才刚刚解除他们店里的限制就来了那么一堆人,这聚众在一起到底是什么意思。

要知道犇羴鱻的身上可是有“黑恶势力”据点的脏帽子呢,那么多人聚集在这个地方显然会给人一种不安的错觉。

“我就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王勇皱了皱眉头。

陈冬立刻道:“要不要现在给鱼哥打电话,问问他怎么处理,我觉得这件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太随意了……万一这些家伙栽赃陷害我们,我们真的是一点招儿都没有。

”王勇的车速越来越慢,但是那些聚集在犇羴鱻门口的人还是察觉了面包车的出现。 就在王勇的面包车几乎彻底停下来的时候,那群人突然一边招手一边往面包车的方向走了过来。 不好了!王勇心中一惊,这下被那些人发现了,他必须马上离开,若是被这些人给拦下来可就麻烦了,王勇可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带来任何的麻烦。

陈冬也催促着快点走,最近接二连三的事情让他就好像是一只惊弓之鸟一般。 然而就在王勇调转车头想要离开的时候,后面又来了两辆车,在面包车刚掉头转向在一半的时候,两辆车就把他的退路给拦住了,面包车自己被堵在了前往犇羴鱻方向的路口位置。 这下王勇可是进退两难了,他没有任何其他的方向可以选择。

陈冬一咬牙,嘟囔着骂了一句:“欺人太甚了……老子今天就和他们拼了,杀一个够本,多杀的都他妈算老子赚的!”年轻就是年轻,虽然陈冬的性子在陈鱼跃他们的影响下比以前好太多了,但是碰到一些特殊情况的时候还是会冲动,而这种冲动就是最可怕的魔鬼。

未成年人因为冲动酿成的悲剧是挺常见的事情,青少年犯罪的新闻也越来越多,杀人事件屡屡发生,法律意识淡薄的根本是教育系统根本不重视这种教育,应试教育的悲哀。

且不说陈冬这种生活背景的孩子会有冲动的一面,就是那些正常的孩子,有父母而且家庭健全的,在学校里的欺凌事件都是永远存在的,而且严重程度远比新闻上看到的多的多。

很多时候做家长的没注意罢了,有些时候孩子会学习成绩下降,会变得沉默寡言,无原因的不舒服,或者是假装生病不想上学,各种抑郁,焦虑,害怕,慌张的原因都可能是遭遇了校园的欺凌。

尤其是一些傻叉的校领导和老师会有“他们为什么不去打别人偏要打你啊”的鄙视质疑。 孩子的控制力总是会比成年人差很多,而且也分不清什么是戏虐什么是残忍,对法律和犯罪更是不懂。

有一点可以肯定,施暴者的家长一定是对法律狗屁不通的货色,但凡有一点常识的人都应该明白如何教育孩子。 面对弱者,三观尚未稳定的未成年会不自觉跟风,去任意践踏和侮辱弱者,浑然不知自己在作恶,这种时候是需要家长去察觉自己孩子行为的,如果自己孩子是一个施暴者都无法察觉,那做家长的就太他妈失败了。 现在陈冬的内心已经腾起了杀机,王勇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他毫不犹豫的将车门锁死,一把抓住准备下车跟别人拼命的陈冬。

“别乱来,暴力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如果真的需要暴力才能解决问题的话,还有我呢。

”王勇淡淡道:“系好安全带。 ”此时此刻王勇已经准备好了,如果那些人的行为会威胁到他们的生命安全,他会毫不犹豫的踩下油门把那些动手的混蛋撞开!陈冬的拳头紧紧的攥着,他环顾了一圈,车内根本没有任何东西是可以拿来使用的武器。

就在那些人距离面包车不足十米的距离时,陈冬突然想到了什么,直接将安全带打开,迅速钻入面包车的后排去,王勇一脸惊讶,想要伸手抓住陈冬的时候却来不及了,一把没有抓住他。

“你小子要干什么!我说了别乱来!”王勇的声音明显有些焦虑和愤怒。 陈冬却在面包车的车位部拿出了随车带着的灭火器,回过头对王勇咧嘴笑了笑:“他们敢乱来,我就让他们尝尝这东西是什么滋味!”陈冬说完就循序返回了副驾驶座,然后毫不犹豫的拔掉了灭火器的保险,只要有人敢砸碎了车窗,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对准那张脸狠狠的喷上去!虽然他知道这样做有可能把人的眼睛给喷瞎,但他仍然会这样去做,因为他内心的愤怒已经无法控制了。

这就是年轻人最可怕的地方,很多时候他们没办法控制他们的行为,甚至明知道是非常危险的行为也仍然无法去控制。

上一篇:重生种田之好姻缘来玩挑衅 重生六零美满人生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