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西方文学 > 正文

民事执行和解制度的立法漏洞和优化建议,民事诉讼法论文 情感与形式

民事执行和解制度的立法漏洞和优化建议,民事诉讼法论文 情感与形式

  明确执行和解的性质是首要任务。 性质一定确定了,在司法实践中效力才会得到更好地发挥。

笔者认为执行和解属于一行为两性质,兼具公法性质和私法性质,执行表明是在执行程序中达成的,得到了法院的认可,可以阻却法院执行程序的进行。

和解协议表明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并经过协商确定,虽与已生效的法律文书内容不太一样,是双方让步的结果,但目的都是为了案结事了,否则空有一纸文书又有什么用呢。

   按照现行法律规定,执行和解可导致正在进行的执行程序暂时中止,但是由于其效力较低,对债务人无震慑力,往往成为其拖延履行的挡箭牌。

在此,可借鉴英美法系中的合意判决,赋予其强制执行力。

如在执行程序中,丁二向丁一表示20万元数额较大,一时拿不出来,能否给其两个月宽限时间,等丁二把钱凑够了一定连本带息都还给丁一,于是丁一和丁二两人达成和解,并一同向A法院申请对协议进行合法性审查,经A法院审查发现并无不当事由,最终裁定终结原执行程序。    如果允许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随意地、无限次地变更执行和解协议而不受任何限制易增加法院工作量,因为每次变更都需要法院记入笔录,这样毫无疑问地使履行完毕无限推迟,大大降低了执行效果。 可以借鉴日本的相关规定,限定变更次数和履行期限,确保其稳定性和可履行性。    立法应规定债权人享有不安抗辩权,无需非要期限届满即可向法院提出申请。 如王一和王二在执行程序中经过协商一致达成和解,并签订执行和解协议,约定王一放弃利息,但王二必须在三个月内向王一还款20万元。 两个月过去了,王二不仅一分钱没还,甚至还打电话和王一说当时实在没办法了才出此下策,他一分钱都不会还的,让王一别做梦了。 这个时候,王一为维护自己的权益可以行使法律赋予自己的权利,申请法院恢复强制执行。 此外,执行和解的救济主体不能缺少案外人,虽然他不是当事人,但极有可能因其他原因使自己的利益遭受侵害,此时其应享有自救权利行使诉权。    1谭行方.论我国民事执行和解制度的完善[D].山东大学,2018.  2法发(2016)14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进一步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意见》.。

上一篇:迷人的台湾太鲁阁风景引游客参观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