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西方文学 > 正文

马首向何处?夕阳千万峰:权德舆《岭上逢久别者又别》赏析

马首向何处?夕阳千万峰:权德舆《岭上逢久别者又别》赏析

岭上逢久别者又别权德舆十年曾一别,征路此相逢。

马首向何处?夕阳千万峰。

赏析:《岭上逢久别者又别》,创作年代,中唐,作者姓名,权德舆,文学体裁,五言绝句。 这首小,用朴素的语言写一次久别重逢后的离别。 通篇淡淡着笔,不事雕饰,而平淡中蕴含深永的情味,朴素中自有天然的风韵。 这首小诗,用朴素的语言写一次久别重逢后的离别。 通篇淡淡着笔,不事雕饰,而平淡中蕴含深永的情味,朴素中自有天然的风韵。

前两句淡淡道出双方十年前的一别和今日的相逢。 从诗题泛称对方为久别者看来,双方也许并非挚友。 这种泛泛之交间的别与逢,按说别既留不下深刻印象,逢也掀不起感情波澜。 然而,由于一别一逢之间,隔着十年的漫长岁月,自然会引发双方的人事沧桑之感和对彼此今昔情景的联想。

所以这仿佛是平淡而客观的叙述就显得颇有情致了。

这首诗的重点,不是抒写久别重逢的感触,而是重逢后又一次匆匆别离的情味。

他们在万山攒聚的岭上和夕阳斜照的黄昏偶然重逢,又匆匆作别,诗人撇开相逢时的一切细节,直接从逢跳到别,用平淡而富于含蕴的语言轻轻托出双方欲别未别、将发未发的瞬间情景──马首向何处?夕阳千万峰。 征路偶然重逢,又即将驱马作别。

马首所向,是莽莽的群山万壑,西斜的夕照正将一抹余光投向峭立无语的山峰。

这是一幅在深山夕照中悄然作别的素描。 不施色彩,不加刻画,没有对作别双方表情、语言、动作、心理作任何具体描绘,却自有一种令人神远的意境。 千峰无语立斜阳,境界静寂而略带荒凉,使这场离别带上了黯然神伤的意味。

马首所向,千峰耸立,万山攒聚,正暗示着前路漫漫。

在夕阳余照、暮色朦胧中,更给人一种四顾苍茫之感。

这一切,加上久别重逢旋即又别这样一个特殊的背景,就使得这情景无形中带有某种象征意味。 它使人联想到,在人生征途上,离和合,别与逢,总是那样偶然,又那样匆匆,一切都难以预期。

诗人固然未必要借这场离别来表现人生道路的哲理,但在面对马首向何处?夕阳千万峰的情景时,心中怅然若有所思则是完全可以体味到的。

第三句不用通常的叙述语,而是充满咏叹情调的轻轻一问,第四句则宕开写景,以景结情,正透露出诗人内心深处的无穷感慨,加强了世路茫茫的情味。

可以说,三、四两句正是诗人眼中所见与心中所感的交会,是一种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境界。

值得玩味的是,诗人还写过一首内容与此极为相似的七绝《余干赠别张十二侍御》:芜城陌上春风别,干越亭边岁暮逢。 驱车又怆南北路,返照寒江千万峰。

两相比较,七绝刻画渲染的成分显著增加了(如芜城陌、春风别、岁暮逢、寒江),浑成含蕴、自然真切的优点就很难体现。

特别是后幅,五绝以咏叹发问,以不施刻画的景语黯然收束,浑然一体,含蕴无穷;七绝则将第三句用一般的叙述语来表达,且直接点出怆字,不免有嫌于率直发露。

末句又施刻画,失去自然和谐的风调。 两句之间若即若离,构不成浑融完整的意境。 从这里,可以进一步体味到五绝平淡中蕴含深永情味、朴素中具有天然风韵的特点。

上一篇:杜牧《遣怀》全诗赏析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