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西方文学 > 正文

第一三八四章 城池剑潮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第一三八四章 城池剑潮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边境,那片驻守城池的区域。 确切的说,是人族建立的防御城池,在边境的这种规模的城池并非只有一座。

这段期间以来,随着黑焱之灾的蔓延,不仅人族的天宗势力建造了防御城池,其他大族的天宗势力也赶来边境,相继建成了防御城池。 人族、古兽皇族,以及妖族中的数个大族,都有驻守城池坐落,防御黑焱怪物的侵袭。 轰轰轰……人族的驻守城池附近,无数幽黑的鬼藤蔓延,将方圆数百里的区域全部笼罩。 四周,不时有黑焱怪兽群来袭,冲击着这片城池的防御大阵。 这种相持的局面,已是持续了半月之久,而黑焱兽潮的冲击也是逐渐减弱。 城池中,人族各大天宗的强者认为,再过十天半月,黑焱兽潮应该就会停止,到时候就是反攻之时,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那头尊级鬼藤消灭。 这一段时间,那头尊级鬼藤的存在,极大阻碍了城池中强者们的反攻。 这种鬼藤的力量实是诡异,其每一根藤条都相当于其分身,一旦被困如其中,再有黑焱怪兽群的冲击,武尊以下的强者根本无法逃脱。

其藤条上锋利的倒刺,堪比天级神兵,能够轻易破开护体真焰,将黑焱注入体内。 这一头尊级鬼藤的存在,使得城池中的众多强者束手束脚,也是充满了憋屈。

若非是忌惮黑焱的诡异力量,早有强者组成队伍,冲出城池,将这头尊级鬼藤击杀。 “瞧这黑焱兽潮的攻势,大概最多七天,我等就能杀出城去了。

”“那头尊级鬼藤实是可恶,等到反攻时,让这木头怪物尝尝【极火佐罡劲】的威力!?”“要一鼓作气,杀入边境深处,寻找到那处黑焱育地,这才是消灭黑焱之灾的根源所在。 ”城池中,各大天宗的强者们都在议论,商量着反攻的计划。

轰隆……城池的一处,一声巨响传来,激烈打斗声此起彼伏。 听到这个动静,城内许多强者却是很平静,都是见怪不怪。 这段期间,这样的争斗每天都会上演,乃是圣剑天楼与青莲山的强者再次起了冲突。

半个多月前,青莲山少年统领秦墨遭到伏击,其凶手矛头直指圣剑天楼。

这段时间,越来越多的线索表明,伏击秦墨的那场袭杀,圣剑天楼的强者必定参与其中。 毕竟,有金空谷的强者作证,在镇天国境内,圣剑天楼的一位长老曾袭杀秦墨。

对此,圣剑天楼自是矢口否认,声称绝无此事。 再者,谁能证明在镇天国境内,其宗门长老曾要袭杀秦墨?圣剑天楼的一位护法对外宣称,那仅是一个误会,是该宗长老见到金空谷的机关船,想要与之切磋一番,才会引发那一场战斗,根本不是针对青莲山·秦墨。 金空谷长老凌锐农听到这样的说辞,顿时痛骂狗屁不通,他们金空谷的机关船是通过隐秘的虚空通道,直接进入镇天国运河。 试问,你们圣剑天楼又怎么知道,金空谷的机关船会出现在那里?金空谷都许久未出世,怎么刚一出世,就被你们圣剑天楼的一位长老盯上。

面对这样的质问,圣剑天楼的那位护法则是回应:“那是碰巧……”碰巧!?青莲山的强者们听到这个解释,都是怒火炽盛,也懒得与圣剑天楼逞口舌之争,每天都会到圣剑天楼的驻地门口交战一场。 至于所谓的证据,我青莲山找你们圣剑天楼的麻烦,需要证据吗?也因此,这半个月来,两大天宗之间的争斗,有愈演愈烈之势。

不过,因为在边境城池中,人族天宗都有共同的敌人,所以,争斗的程度并未升级,其他天宗也不好插手干预。

“待到黑焱之灾结束,青莲山与圣剑天楼之间,说不定会爆发全面的战斗……”“青莲山·秦墨,可是号称堪比战天城·萧雪晨的绝世奇才,换成任何一个宗门折损这样一位奇才,也不会善罢甘休。

”“担心这些作甚,先将黑焱之灾消灭再说。

”轰隆隆……正在这时,城池之外传来一阵轰鸣,在远处的地平线尽头,无尽剑气冲天而起,斩开天空的幽黑云层,如怒海波涛一样,朝着这边奔袭而来。

即使相隔遥远的距离,城池中的强者们也能感受到,那一阵阵锋锐无匹的可怕剑意。 远处的地面、天空,无数黑焱怪物触及那怒海般的剑气,皆是被斩成粉碎,化为一股股黑烟消散。 这是怎么回事?好可怕的剑气,是剑尊级的交锋?一时间,城池中的众多强者震惊不已,纷纷窜至城墙上,一探究竟。 只见远处的半空中,如怒涛般肆虐的剑气中,有着两道身影朝着这边飞速而至。 不过,由于城池周围布满鬼藤,封锁了这片区域,城墙上的强者们难以看清这两个身影。 “好可怕的剑气,交锋的双方果然都是尊级强者。

”“还不是一般的剑尊,这是尊境中顶级强者的对决。 ”“其中一方已经败退,奇怪啊!看起来都不是被黑焱侵蚀的强者啊!”虽是看不清交战双方的身份,但是,城池中众多强者却是探查到,交手的双方都没有被黑焱侵蚀。

既是如此,为何会在边境深处,爆发这样的顶级对决?是恩怨之战?城池中,也有一些强者有了计划,若是这两大剑尊强者杀至附近,将那头尊级鬼藤卷入其中,他们也能趁此机会杀出去,清除城池周围的鬼藤障碍。 ……嗖嗖……半空中,林长老在前,秦墨在后,两人将身法施展到极致,已是迅速接近驻守城池的区域。

“呵呵……,老家伙,你想像一头丧家老狗那样,到驻守城池中向圣剑天楼的混蛋们求援么?你身为堂堂的一代剑尊,连转头放手一搏的勇气都没有吗?被一个少年晚辈追杀成这样,传出去你不怕颜面扫地吗?”秦墨脚下瑞霞涌动,同时有缕缕剑光闪烁,这是他将【麒麟踏瑞】与剑芒融合,使之速度攀升到圣境的极致。

一边紧追不舍,秦墨一边出言挤兑,不断刺激林长老,他是希望这老家伙头脑发热,暴怒之下就掉头与之一战。

可惜,林长老根本不上当,生死关头,什么脸面,什么名声,那都是虚的,活下去才是要紧的。

对于秦墨的冷冷讥讽,林长老皆是充耳不闻,只盼着能尽快赶回驻守城池,到那里就安全了。

片刻,前方一片城池的轮廓出现,在城池周围,无数乌黑巨藤蔓延,覆盖了城池周围百里区域的面积。 “对了!?还有这头尊级鬼藤!”林长老眼睛一亮,立时仰天长啸,其声隆隆如雷音,传入鬼藤覆盖的区域。

顿时,前方的无数鬼藤蠕动起来,如同一波波浪涛,朝着这边汹涌而至。 虚空中,那头尊级鬼藤的身躯若隐若现,释放出可怕的意念,牢牢锁定秦墨的位置。 显然,这头尊级鬼藤智慧极高,已是知晓此前的变故,径直隐于虚空中,不欲与秦墨正面冲突。 嗖!林长老身形连闪,穿入漫天的鬼藤中,丝毫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哈哈哈……”见此情景,林长老不禁得意大笑,只要能阻拦秦墨片刻,他就能及时进入驻守城池。 后方,秦墨目光微闪,身形猛地一颤,速度又提升了三分,追在林长老身后,也是窜入漫天的鬼藤中。 “古山七,看你的了。 ”在缠绕如织的鬼藤条中,秦墨打开【灯座空间】,古山七灰色身形出现,也不犹豫,立刻开启【狱魂壶】的力量。 砰!一道灰光射出,将漫天的鬼藤如破布一样撕开,而后,直贯入虚空,洞穿了那头尊级鬼藤的庞大身躯。

“直接打穿了?这头鬼藤是来自地狱的?算你倒霉。 ”古山七一愣,随即一声嘀咕,手中【狱魂壶】一动,将威力催动至最大。

上一篇:揭秘:淞沪抗战和淞沪会战是同一场战争吗? 什么叫做感情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