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西方文学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秘出现的呆呆兽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秘出现的呆呆兽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突然,毽子花骤然向着下方的绿色海洋急速坠去,然后便又到了一片绿意的无尽之海当中,紧接着便是难以抑制的深沉睡意袭上了心头。

等它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黄昏,落日的余晖依然挥洒在这片世外桃源中,只是原本温暖的春风却带了几丝凉意,让人不禁竖了竖衣领。

“哈呐?”毽子花神采奕奕的叫出了声,然后它便看到了殿正在关心的看着它,“哈呐?”它歪了歪头,然后将头顶的花瓣合上,飘了过去。

殿看到毽子花没有任何异常后这才松了口气,从臭臭花亲自引导毽子花感知生命能量开始已经过去了将近六七个小时,而这六七个小时,无论是他还是臭臭花都紧张的看着在草地中入睡的毽子花。 因为貌似教导别人感知生命能量这种事情,臭臭花也是头一次,所以哪怕是知道毽子花没有事,它却仍然放心不下。 “哈呐。 ”臭臭花打了个哈欠,然后振了振精神,走过来看了看毽子花,发现它的确没有问题后便温柔的笑了笑。 原本就懂事的走路草在进化了之后,好像是越发的稳重了起来。

而且让殿瞩目的是无论是在教导毽子花的时候,还是在之前释放能源球的时候,甚至于刚才放松的时候,其都没有停止对于甜气技能的使用。 这已经不是一心二用,而是成了某种本能一样。

“殿!”突然,从山坡下传来阿姿萨的叫声,“时间已经不早了,先回去休息,明天再继续吧。 ”“哈呐!!”臭臭花听到阿姿萨的声音后,立刻开心的跑了过去。

很快这里便只剩下了殿和毽子花面面相觑,都露出了会心的一笑。

“芭呐~芭呐~芭~呐~”唯有三只美丽花依然不知疲倦的跳着呼唤太阳的神秘舞蹈,似乎对于其极为执着。 而其他的神奇宝贝们则早在下午就已经离开了这里,不知道回到哪里去休息了。 等到殿带着路上便重新入睡的毽子花回到了天气预报局时,便发现自家的三只神奇宝贝也已经回来了,并且……“梦!”梦妖老远便感觉到殿的气息,她随意的打了个招呼,便沉浸在了阿姿萨准备好的美食当中不可自拔。

大针蜂倒是很克制,没有动自己面前的食物,看样子是在等殿回来才吃,而在其旁边,超音蝠虽然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食物,但是仍然没有乱动,因为大针蜂猩红的目光不时的从它身上扫过。 这就是所谓的同神奇宝贝不同命,可怜的超音蝠明明是小女王的命,却因为一时差错,沦为了丫鬟的待遇。 而梦妖似乎也有点良心,用一道阴影把一根火腿递给了殿。 殿把怀中的毽子花叫醒,然后放在地上,让其自己去吃饭。

他接过梦妖递过来的火腿,然后放在了旁边的架子上。 原来阿姿萨竟然在天气预报局旁边支起了一个简易的烤架,准备好了丰盛的食物,简直是殿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他忍住了自己已经快抑制不住的食欲,问了一句,“沼王呢?它没有给你添什么麻烦吧?”阿姿萨给臭臭花穿了一件可爱的绣花餐裙,然后疑惑的看了一圈,“我让那孩子去给后花园的花去浇水了,然后告诉它完了就可以过来吃饭了,诶?”她跟殿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的意思,不,不,阿姿萨是担心沼王呆呆的一直给花浇水,从而忘记了吃饭。 而殿是担心这货懒得动手,直接用乞雨,没准现在已经把阿姿萨的后花园给淹了。 他看到阿姿萨似乎很抱歉的样子,连忙把其稳住,这时候一定不能让苦主先看到,他过去没准还能有办法补救,“阿姿萨,你看着梦妖他们,我去去就回。 ”殿说完立刻开足马力,向着后方花园跑去,一刻都不敢耽误,生怕这位大佬真的把后花园给淹了。 当他跑到花园大门的时候,感觉自己都有些紧张,简直感觉跟去相亲一样。

他慢慢推开花园的大门,松了口气,还好,没有水漫金山,说明沼王还算聪明,不,沼大爷还算给他面子,没有把这里给整垮了。

但是,这就奇怪了,要知道沼王可是让梦妖大小姐都自愧不如的传说当中的饭桶,怎么可能都到饭点了还不出来吃饭。 殿看着旁边闪着水珠的花朵,说明似乎有谁还真是认真的浇过水了。

但是,怎么可能?!那可是沼王,出了名的懒散悠闲,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的神奇宝贝。

让人家干活,能够干上一分钟都算是给面子了好么!殿慢慢走向花园深处,他简直是越走越吃惊。 因为阿姿萨房子后面的这个花园简直可以说是跟她的房子一样大,里面摆放的都是各式各样的花朵,一般是臭臭花在照顾,但今天它去教导毽子花能源球了,所以殿才本着有总比没有好,让沼王过来看能不能帮点忙。

原本它哪怕是在花园里睡觉,殿都不吃惊,但是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说这位沼王其实是肯踏实干活的小伙?只是以前他都是误解人家了?!“唦——”随着殿走近,他逐渐听到了喷壶洒水的声音。

然后等他转过拐角的时候,看到的却不是自家的沼王,而是另外一只呆呆的神奇宝贝。

真是呆呆的,因为他眼前的这只粉红色的神奇宝贝实在是太熟悉了,奶油色的大嘴,不住晃动的小尾巴,尤其是那一双像是再问全世界还有谁比我呆的呆滞眼神,正是又一位呆神,呆呆兽。 殿慢慢伸手托住下巴,思考了一下,嗯,难不成沼王在花园待久了,会变成呆呆兽?或者是其实他一直视觉有问题,或者说其实大家视觉都有问题,他原本收服的就是一只呆呆兽,而不是一只沼王。 咦,貌似挺合理的?怎么可能!!殿再看了看呆呆兽尾巴拿着的杰尼龟形状的喷壶,没有问题,应该就是阿姿萨常用的喷壶。 那问题来了,这只呆呆兽哪儿来的?还有他的沼王死哪儿去了?就在殿严肃的思考问题的时候,呆呆兽慢悠悠的给花浇着水,一点都不在意旁边多出来了一个人。

上一篇:心里有一丝丝的难过说说 风光的年龄老化的心 两个人有感情的表现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