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西方文学 > 正文

龙门飞甲嫩们一定要去看!

龙门飞甲嫩们一定要去看!

  得怎么说呢?龙门飞甲四个字一直到很最近,对我只意味着春春,顺道才是徐克。

用文艺腔的话说,在一个不想睡觉的夜晚,一堆随意点开的网页,无数可有可无的资讯,突然春春的定妆照撞进了我的显示屏,那种满心的美好只有当初看见青霞姐的面具被树枝掀开时的欣喜可以比拟。

然后就是长达一年半的等待,期间,我像负气的恋人躲避梦中人一样,躲避一切关于龙门飞甲的信息,我下定决心,若见,只见全须全尾,不要虚头巴脑的前戏撩拨,不理门缝流传的言语勾引。     直到看丁丁历险记,正片前预告劈面而来,我才知道原来春春不是主角,主角是疤面老李、猴脸陈、周迅,真是大吃一惊。

好吧,便宜你们又搭一次春的顺风车。

不是说你们没号召力,你们有,不过那都是不可量化的模糊实力,等你们有粉丝包专场,再来呵斥我等无知。 我很阴暗、小家子气地生起了闷气,于是果断尖刻大声评论:徐克压根没掌握3D技术,以为是拍2D呐。 好吧,让你消费春春,再说我就是挑刺也不失客观,立体效果是好,可运动镜头一看就没登堂入室。

    真是背叛啊,徐克原本是我最爱的导演。

谁让你拍七剑、女人不坏。

沉迷过的偶像一个一个消失,天理如此。

    但也有惊喜,范晓萱跟精灵一样扶墙而出,吗呀,我爱死了。

    经过了数天遮天蔽日的毒雾、十年再不能遇的完美月食、爆发的双子座流星雨,春春来了。 天不亮我就醒了,透透地。 太长的等待总是让人夜不能寐。     为了最佳观影座位,我预定了后两小时的场次,全场我第一个选。

坐在大厅等待,我对各种冷笑话报以极其捧场的咯咯声。

这种高度兴奋让我听力发达1倍,脸皮厚了10倍,一听见旁边2个大妈在说博纳影城怎么没13钗,我知道,考验我这根后进玉米的时刻到了。

我展开了极其亲切的笑容,解释13钗不会在博纳上,进而推荐龙门飞甲。 打毛衣的大妈说,那我们看鸿门宴吧。

我皱眉说,这片不好看,2小时跟连续剧似的没说清楚半件事。 站着的大妈说,我不想看打打杀杀的,我说13、鸿门可都打打杀杀,还血腥。 打毛衣的大妈说,我想看有点智慧斗争那种,我说,大姐(当然得叫大姐)选龙门就对了,故事情节复杂,好几条线互相斗争。 大妈们被我说服了,对跟她们同去的年轻眼镜哥哥说,那就兑换龙门吧。

我欣喜地上前陪同,在选场次、座位等等方面继续给予建议,亲见白花花四张票出来,才雀跃着检票进场,不忘回眸一笑挥手道别。

    洗澡去了。 不能剧透,我能写啥我只能说一个字,饿美人!不是我数盲,是amazing~~嫩们赶紧给我进电影院看去!。

上一篇:“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陈亮《念奴娇·登多景楼》原文翻译与赏析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