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西方文学 > 正文

你不喜欢我,真的没关系

你不喜欢我,真的没关系

  我不知道为什么,宿舍的同学一向看不惯丹尼。

这种排斥的情绪由一开始的卧谈会吐槽到后来的面对面努嘴使眼色,由路人转冤家之后关系变得格外紧张。

  作为一个中间人,我本来只是想做个安静的美女子,静观其变,不露声色。 可身处在这国际大背景下,受大环境影响,某天在一番激烈的洗脑后,我终于失守领地,不自觉地加入了舍友的反叛军队中来。

  记得那时舍友的反抗情绪不是一般的严重:妈的,又在那里唧唧歪歪,吵死人了!  当然,后续紧跟着的其他人此起彼伏的骂声也陆续在宿舍内部四处传送。 我下意识地关紧了门窗,以防风声外漏,真的被人听到就麻烦了。

  不过,上帝作证,我温柔贤淑,不爱爆粗。   对丹尼,我没有拒绝的意思。 在我看来,她只不过话痨聒噪了一些,再矫情做作了一些。 再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每个人都有选择喜欢谁,和谁做朋友的权利。

  你看不惯的一些人,可能不过是他们身上的某些引以为豪的东西正是你所厌恶的;OK,不合拍,不能好好交流,点头示好,然后默不作声避而远之不是更好?  但当我试图把这些看似好有道理的话一本正经说给我舍友听的时候,她不以为意地摆出一副踩了屎的表情:老娘就是不爽她,怎么样?咬我啊!顿时,脸上自行呈现铲屎官各种委屈的表情包,我想如果丹尼看到这个画面,眼前肯定是场扯头发扭嘴巴的互撕大战。

  后来每次在路上看到丹尼,舍友的那些话好像阴魂不散萦绕耳边,连招呼都打得特别别扭。   刚认识丹尼这个人,是在大一的班干竞选会上。

她穿着一件深色的及膝修身的风衣,衣领竖起,围着一条紫色纱巾,背着一个小小的双肩包。 不过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那个粗旷的大嗓门和根本停不下来的自我介绍,我没有具体去计算时间,只是知道那个时候师兄师姐嗯哼了几声后她才有意识刹住话匣磨磨蹭蹭下台。   事后偶尔会听到同学在私底下小声议论道她多么话痨,但我反不以为意,倒挺羡慕这种会说话,能把话说得这么溜也不喘气的妹子。 特别是在大三,学院里打大型辩论赛的时候,她做前锋辩手,每当对方提出质疑,她立马接招,滔滔不绝,其推理和逻辑娓娓道来,巧舌如簧但却并不咄咄逼人,时有语惊四座,丝毫不逊色于那些往届的师兄师姐。

  在这个主要看脸的年代,作为有些话痨的她,或许也只有辩论会才是其应该呆的地方了。   这样的妹子,说不上好,但还是有可爱的地方。

  比如她会在你不开心的时候当你的心理导师,帮你分析问题的所在,尽管很多时候都在扯蛋,但一群2B青年围在一起,虽然彼此并不是特别熟,但狂笑过后心情便舒缓了很多;  比如,在课上,气急败坏的大学教授手里拿着点名簿放出最后一声狠话:你们再没人举手回答,后果自负!机智勇敢的她立马站起来口若悬河,从上古时代谈到改革开放,从四大洋谈到五大洲,直到老师就此打住,好,叫什么名字,加5分。

她才满意地坐下。 有人会欣赏她的这番才华,譬如她周围的几个同学,譬如后来粉转路人的我。   但你也不得不承认,大学实在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在你风光的时候,总有人更愿意去挑你的刺,抓住你不好的一面始终不放,以此作为他们不喜欢你的种种理由。   当你出风头时,总会有人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从鼻子里不好气地哼一声,放你一把冷箭。

  真爱出风头我听见舍友小声嘀咕道。

  大四去当地某个中学实习,学院重新调整宿舍名单,我们宿舍四个人正好又被安排在一起,而丹尼又很不巧住在我们隔壁。 每天早上七点,大家轮流去班上看早读,丹尼那大嗓门又很不巧的时常性在门口一阵又一阵地响起,以至于后来只要一听到她声音,几个舍友就自动启动白子画吐血模式,一圈又一圈的怨念和诅咒散布整个宿舍。 有时候丹尼进来找我讨论教案,舍友们就跟躲瘟疫一样避而远之,脸色不是一般难看。

  有天,丹尼问我:小鱼,你是不是也很讨厌我?  还没等我回答,她尴尬地挤了个笑脸,继续说道:没关系的。 我不会在意的。   我不知道她问这个话用意在哪。 但至少,我明白,她还是挺在意别人对她的评价。 在她眼里,我看到一种叫真诚的东西,她并不像舍友形容的那样,处处虚伪,做作,360处处都是死角。   她不过是,大嗓门,爱说很多的话,爱在朋友圈里秀那些严重磨皮的照片,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故作伤感,发些矫情巴拉的话。

  或许可能她还有其他的一些怪癖和嗜好,是你所看不惯接受不了的。

  但,对一个人评价,不能只是揪住他的冰山一角来说,而故意忽视了她的那些闪光点。

谁能没有些毛病?没人是完美的。   曾有篇文章里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很在理,当你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做什么都是错的。   对于那些天天秀恩爱虐死狗的同学甲乙丙丁,我舍友反而很淡定地回应道,我不讨厌她啊,他们晒恩爱正常啊!但对丹尼却是鸡蛋里挑骨头。   在我无比同情丹尼的同时,我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中枪了。

我每次在微信后台发文后,总有那么几个读者,发些恶心呕吐的表情,骂些很难听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穿越千万个好评和称赞,气势汹汹直击心脏。 我想当初的丹尼,在她真的面对这样一些真实又不怀好意的面孔时,她应该比我更加难受吧。   她说,没关系,我不在意的。   再次见到她时,已接近毕业。

饭堂门口,我和舍友走在一起,她隔着人来人往,像发现新大陆般欣喜地叫住我的名字。 听说你混得不错哦。 我礼貌地迎了上去。

  还好吧,暂时在一家金融公司做讲师培训,过的去!她顺便扫了一眼舍友,依然是面无表情一声不吭。   不过,就算舍友不喜欢又怎么样呢,人家依旧混得风生水起,管你元芳怎么看。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道不同不相为谋。

  有时候,找个性趣相投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有一天,你遇到这样一个人,他专爱挑你刺,出于嫉妒或者其他理由,怎么瞅你都不顺眼,那也请你相信,这实属正常,每个人都无法做到尽善尽美,博众人深爱,就像红得发紫的明星也有被人狂吐槽的时候,你的存在并不是为了取悦他人,你只需做你自己,学会用一颗博大的胸襟去接纳生活中的这些不愉快。

  也许可能,正因为这些的出现,才更加证明你存在的价值。 你喜不喜欢我,我就在这里,不骄不躁。

  作者简介:小眼鱼子,微信公众号:深度(ID:eyes_inSight)专栏作者,天生偏执狂,志不在高有读者就行,没事爱在文字里死磕到底的典型射手女。

上一篇:《生死簿》第1章 序章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