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西方文学 > 正文

一翁独钓寒江雪周记作文

一翁独钓寒江雪周记作文

天地苍茫间,一人一笠一舟。 本文向您介绍有关《一翁独钓寒江雪》的内容无须多加雕饰,那泼墨留白的分寸感,道出了中国水墨画的真谛。

这幅《独钓寒江雪》是老爹亲自提笔作下,亲自命名的,挂在书房的正中央,一种“物与我皆无尽”忘我境界充盈着整个书房。 每次来到老爹的住处,我总爱钻进老爹的书房里,去独享那一份“天地苍茫”。 老爹年轻时是个画家,小有名气。 后来,却不知为何不再作画。

有时候,我会问老爹这个问题,可是他总笑笑,慈爱地摸摸我的头,却从不回答。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也渐渐忘却了这个问题,不再追问了。

老爹的住处在离城中心很远的乡下,没有网络,没有电视,唯一能与外界有联系的就是那部用了好些年的电话了。 有时候,我就纳闷了,老爹一点儿也不穷,怎么就过得这么“简朴”呢?一日,晚饭后,闲来无事的我又不知不觉走到了老爹的门口,悄悄推门而入,发下老爹正在月下乘凉,独自一人拿着蒲扇,悠然自在地摇曳着。

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 “老爹,你现在可真像您画的那幅画中的老翁啊,只不过你俩拿的东西不同罢了。

哈哈……”“哈哈。

”老爹也笑了,那爽朗的笑声仿佛破云层,在整个大地回响。 “乖丫头,坐到老爹这儿来,老爹想和你说说话。 ”我在老爹身边坐定,老爹望着月亮,沉默着。

我也不急,我想老爹一定在思考着什么。

“丫头,知道老爹为什么收手不再作画了吗?”我摇了摇头,瞪着眼睛等待着老爹的回答。

“其实我并不是如外界所说‘画技到了山穷水尽之时’,只是当时的名气让我不适应,对我画技的更高发展没有帮助,反而有害。 所以我断然决定放弃名声,来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潜心研究水墨画。

”望着老爹那刻满岁月痕迹的皱纹,我的心中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伤感。 再想想老爹简朴与外界缺少联系的生活,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是啊,在这个信息文明飞速发展的今天,太多太多的形象充斥在我们的周围,不知真假,不明善恶。 有时候,真觉得知道太多也是一种折磨。

老爹独自一人,在这乡间林中逍遥自在。 闲来赏赏月,听听雨声,灵感来时泼墨成画,倒真有种“物我两忘”的境界。 知道得太少又怎样,“井底之蛙”又如何,只要活得逍遥快活,管它春夏与秋冬。

朦胧中,我仿佛看见画中的老翁收起了钓竿……摘下蓑笠,回过头来冲我笑了……。

上一篇:一群特殊的孩子周记作文
下一篇:一肩挑起四副担——大山里的女支书刘桂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