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诗歌书籍 > 西方文学 > 正文

《走阴门》第1章 老屋有鬼

《走阴门》第1章 老屋有鬼

深冬,午夜子时,月正中天,阴风乱吹,寒意阵阵,令人身体瑟瑟发抖。 我叫杨小聪,端着定鬼匣,站在清水镇周家村一座已经废弃的义庄前,几口残破的棺材落满厚厚的灰尘,横放在院子里。 淡淡的银光照在灰尘上,散发着一阵幽幽渗人的光芒,看得人感到心头一阵压抑,一口气堵在了心口上。

明明知道这些是空棺材,却令人总感觉里面有死人,棺材破开的地方有一双惨白色的眼睛盯着我。

又或者一双尸虫蠕虫的手突然打破棺材伸出来,摸到了我的心窝上。

屋檐下还有几十个落满蜘蛛网的捡骨坛,几个坛子被拦腰打碎,其中一个坛子里还有阴深深的白骨,头骨就对着我看来。

一阵冷风又吹来,我的身体打了个冷战,好冷。

真是倒霉,这么冷的夜晚,应该在暖烘烘的被窝里睡觉才对,我却跟着师父和师叔来到清水镇追鬼。

我从小就和师父、师叔生活在走阴门,说得好听点,我是走阴门的大弟子,说得难听点,也是唯一的弟子。 父叫半假仙,是一个好色的中年人,长相我就不想多说了,反正和大街上猥琐的中年大叔没什么区别,见了肤白貌美胸大的女人就乱发情。 师叔叫红花婆,她是师父的师妹,今年正好四十岁,长得很漂亮,也很会打扮,因为至今未嫁,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多了。

师叔穿上旗袍时,热火的身材说是三十岁都没人怀疑,有时候连我都脸红了。 三天前,清水镇的周家村的族长周永福来到走阴门,说废弃的义庄闹鬼了,到了晚上有鬼飘来飘去。 有人不小心靠近义庄,鬼就会飘过来,拨开乌黑的长发,露出流着尸液的脸,阴沉沉地问:“我长得漂亮吗。

”“义庄里有鬼不是很正常,说不定是饿死鬼,白天摆个鸡鸭鱼的,拜一拜就没事了。 ”我不以为然,天底下的义庄哪个不闹鬼的。

再说了,这年头战乱不断,死人这么多,哪个地方又没有鬼呢!“那鬼真的很可怕,我亲眼所见。 ”周永福肯定道:“有一天晚上我和族里的人偷偷站在门口,女鬼就站在一口棺材上,双眼发黑,脸色惨白,布满一条条红色的裂纹,黄白的尸液顺着裂纹不断往下流,真是太吓人了。

”我和师父、师叔就这样子来到了清水镇捉鬼了。 师父和师叔在闹鬼的义庄周围布下阵法,让我端着定鬼匣在门口守候着,鬼只要从门口逃走就用定鬼匣将其定住。 可是今天晚上真是太诡异了,师父和师叔到义庄里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但连个鬼影都没看到,甚至两人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师父啊、师叔啊,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出来。 ”我心里有些焦急。

砰一声,一扇残破的门突然掉在了地上,我的心陡然剧烈跳动起来,真的被吓了一跳。 “师父啊、师叔啊,你们倒是快点出来。 ”我的脚有些麻软。 我越来越着急了,心中就自己响起了砰砰砰的声音,院子里棺材似乎自己打开了。 啪一声,就在我感到焦急不安时,一双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的心又一次剧烈跳动起来,鬼,难道是鬼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了。 “小聪,专心点,不要走神了。 ”原来是师父,他从老房子绕到了外面。 “师父,是你啊,求求你不要一声不响地出现在我后面。 ”我抱怨道。 “没用的臭小子,刚才是不是被吓到了?”“我,我哪有被吓到。

”我狡辩道。

“好了,被吓到就被吓到,小心看着定鬼匣。 ”师父重新走进了老房子,低声道:“真是奇怪,今天晚上怎么连个鬼影都没有。

”我深深喘口气张望着周围,端好手中的定鬼匣。 一陷入安静,奇怪的感觉很快再次传来,我又感到了不安。

啪一声,又有一只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再一次被吓到。 “小聪,好好看着定鬼匣,不要摇头晃脑的。 ”师叔也出现在了后面。 “师叔,你怎么跟师父一样,不声不响地就出现在我后面。

”“刚刚明明在老房子里的,结果绕来绕去就绕到外面来了。

”师叔继续走向老房子,也感到奇怪:“这个鬼躲哪里去了,难道见了我害怕了吗?”这回,我可不想再被人从后面拍肩膀了,端好定鬼匣靠在角落。 师父和师叔在老房子大厅里张望着,两人随后走进老房子里面。 又剩下我一个人,阴冷的气息变重起来,尽管手里端着可以定住鬼的定鬼匣,我还是逐渐感到不适。 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棺材前,就算不产生奇怪的想法都难,更何况我是一个捉鬼师的徒弟,脑子里想到最多的也是鬼了。

我觉得自己很没用,既然是捉鬼师的徒弟,胆子应该要异于常人才对,其实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的胆子反而更小。

“这个鬼这么狡猾,该不会躲过师父和师叔的眼睛,突然出现在我身边吧。 ”我的心很虚,不停地看着周围。

忽然,我看到远处老房子拐角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心头一怔,说鬼会出现,还真的出现了。 我端好定鬼匣,准备等鬼靠近了,就用定鬼匣将鬼镇压住,再喊师父和师叔出来。 哎呦一声,声音显得娇羞而温柔,白色的身影摔倒在地,原来是一个女人,不是鬼。 我将定鬼匣放在地上,急匆匆地跑到了女子的身边。 女子穿着一身白色的裙衣,抬起头的那一刻深深将我吸引住,眉宇清秀,双瞳清澈,一摸红唇好似宝石上的闪光,看得我目不转睛,整个人定住了。 “好漂亮的女人,怎么可能是鬼呢。 ”我心中窃笑道。

“公子、公子、公子??????”“啊,对不起,我真是失礼了。

”想到自己被她深深迷住的样子,我顿时脸红了起来。

“真是太好了,公子,我还以为在这里遇不到人呢。

”女子高兴道。

“放心吧,有什么事情尽管和我说,但是不要叫我公子,我会不适应的,我叫杨小聪,你就叫我小聪吧。

”“原来你叫小聪,这名字真好听。 ”女子微微笑着,甜美的笑容笑容令人心都要融化了,女子也告诉我,她名叫玉霞。 “玉霞,这名字更好听。 ”我笑道。 玉霞刚刚要爬起来,身体却往前一倾,整个人朝我压了过来。

“小心。 ”我连忙扶住玉霞的双手,免得她再次摔倒在地,可是哪里会想到自己却也一不小心,脚一滑摔了下去。 啊一声,我和玉霞两个人摔倒在地,玉霞的身体压在了我的上面,一对挺拔柔软的山峰顿时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自己平日里连女孩子的手都摸不到,更不要说被女孩子压在身上了。

上一篇:20句最经典的爱情名言 爱情名言名句优美句子大全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